腾龙国际地址www.tl622.com_www.tl223388.com

当前位置:主页首页 > 成功 > 成功人生 > >

原来你要的不是更成熟而是更成功

来源::网络整理 | 作者:管理员 | 本文已影响

原来你要的不是更成熟而是更成功

原来你要的不是更成熟而是更成功

  女性演员曾经一度陷入“流量”“青春”“性别”的困扰,演艺之路越走越窄。陈建斌穿上花西装还能宛如“雍正魂穿”,一本正经地和少女谈恋爱,而同龄女演员大多只能含辛茹苦地演妈妈了。美妆代言市场上流量小生的队伍日渐壮大,而女性艺人一旦“上了年纪”,戏份就迅速衰减。也正因如此,2020年的“姐姐”浪潮才让人眼前一亮。

  芒果TV自制综艺《乘风破浪的姐姐》风靡全网之后,柠萌影业的《二十不惑》《三十而已》也相继加入热搜包月用户行列,这个夏天,姐姐妹妹站起来,给你全方位的快乐。当“姐姐”成为30+女性的新标签时,我们仿佛看到了大众文化语境中女性成长的曙光。年龄不再是不可告人的小秘密,现在我们可以大声说,更成熟的自己才是更好的自己。

  但当我点开电视剧,看着大家一边“众盼芹离”,一边赞赏“顾学”的完美,批判漫妮的世俗时,才忽然间意识到,其实我们追捧的并不是更成熟的女性,而是更成功的女性。更成功的女性既能和丈夫一起白手起家创造财富,又能激流勇退回归家庭,还能冷静果断智斗小三,形不是宫斗而神似宫斗。社会你顾姐,教你学顾学。

  剧中的顾佳不仅撑起了所有的女性身份,还为全职妈妈正名,正是顾佳的十八般武艺让更多人意识到,女性在当代婚姻家庭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了。但问题也正在这里,恰恰是因为顾佳不是一个具体的人,而是一种完美女性的人设幻想,才值得我们冷静反思。顾佳的成功不是“我”的成功,而是妻子/女儿/妈妈的成功,这种成功也并非来自社会结构的调整,而是一种叙事的成功。如何平衡家庭和事业?小朋友才做选择,成年人全都要。用完美人设来解决女性的两难困境,多半是一种正能量式的偷懒。

  成熟意味着丰富的经历和成长的包容,而成功则更强调一种价值标准。意义是无法比较的,但价值自有标准。所以,我们要反思的并不是顾佳的努力,而是顾佳的完美。如果我们认为被顾佳安排得明明白白是一种幸福,那么顾学的精髓就是“妈学”,用“妈学”来对抗“爹味”,不过是换一面烙饼而已。赞美完美人妻的角色,很难不让人警惕这是对女性自我异化的催眠,毕竟被优化的人生和被异化的人生之间也就一线之隔。

  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,顾佳的完美多少带有一点爽剧的影子。如果说男性气质爽剧的逻辑是“你我本无缘,全靠我花钱”,那么女性成长爽剧的核心则是“挑起女人斗女人”,一个强调财富资本,一个强调关系斗争。打人就是不对,但我们还是会不由自主地为顾佳暴打恶毒家长而鼓掌。顾佳面对太太团,先是各个击破,最终跳出来反击,面对许幻山身边的花花草草,直觉到位、出手精准。之所以让人看得畅快,正是因为女性的生存处境总是围绕关系斗争而展开,不撕不足以上热搜。

  但除了打人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?为什么女性之间一旦发生矛盾,就会陷入不是“东风压倒西风”就是“西风压倒东风”的局面?无论如何,也不该将暴力作为“为母则强”的注解,赵静语更没有资格打王漫妮,即使要打,这一巴掌也应该落在梁正贤的脸上。将外部矛盾转化为女性之间的内耗是我们要警醒的,不仅要拒绝暴力,更要拒绝将暴力和道德连在一起的理所当然。

  更有意思的是,不仅打怪升级暗合了爽剧气质,离婚也离得人欢欣鼓舞。“众盼芹离”“众盼顾离”的背后,《中国式离婚》的纠结苦闷早已一去不返,离婚不仅不再痛苦,还意味着恋爱关系的重新出发。这么对比,当然不是要抱守陈规、苦大仇深,而是因为剧中的爽快和现实的纠缠往往相反。离婚或许是推进情节的办法,但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。

  马克思主义告诉我们,婚姻是契约关系和经济行为,精神分析指导我们,在经济关系之外还不能忘了个人经历和共同成长。一言不合就离婚固然畅快,但也是某种程度的对挫折、成长和调整的回避。正因如此,在我看来,《三十而已》里似乎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婚姻故事,有的只是我们对婚姻问题的假设与证明。作为爽剧,情节所期盼的离婚和离婚冷静期所限制的反差,大概就是“卖家秀”和“买家秀”之间的距离。或许我们应该把这种关系颠倒过来,在剧中,尝试面对挫折,体验更多可能,在剧外,想离就能离,保障权利。

  剧中真正的普通人,或许只有片尾的煎饼摊一家。妈妈摊煎饼,爸爸送外卖,孩子静静等,虽有风雨,但一家人在一起就始终快乐。无声电影的拍法抹平了风雨的猛烈,放大了温馨的感觉,好像只要快乐,一切问题就都不是问题了。这当然不是说普通人就不能快乐,而是说只有温馨快乐才值得被展示,这本身也是值得反思的。

  这种无声的幸福也像是“姐姐”浪潮的隐喻,没有彷徨和犹豫,只有正能量,没有丰富和层次,只有更飒更A。我们没有理由批评任何一个为了留在舞台上而拼尽全力的姐姐,但可以问问自己,姐姐就该更炸更A,是否又会成为一种新的规训?我们不该批评顾佳的奋斗,但可以回头想想奋斗背后的困境:比如,许子言的求学之路,问题或许不在于顾佳太过“鸡血”?剧中换豪宅,打入太太圈获得求学资格的行为或许极端,但身边花费几十上百万的也大有人在,似乎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。

  聊起《三十而已》和“姐姐”浪潮,一位朋友对我的“挑剔”颇为不满,搞批评是不是就是这也不满那也不满?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问题,也直击文化批评的核心。我们的确应该保持一种热切的冷漠——热情地拥抱大众文化,冷静地思考其中的问题——只有不断反思,才能拒绝封闭,拥有更多的可能性。如何塑造更好的女性形象,是影视制作的困境,更是文化批评的困境,但说到底,更是我们的生存困境。

  “姐姐”浪潮的真正魅力如果不是更飒更A,那我想就应该是久违的女性情谊吧,姐姐们让我们看到女性之间的常态是互赏而不是互撕。《三十而立》中,顾佳、漫妮和晓芹三人聚会的摇镜头常常让观众看得有点晕,镜头绕着她们,她们看着彼此,仿佛坐上了旋转木马。女性之间的情谊也可以是快乐而真诚的。


分享到: 更多

更多关于“成功人生”的文章

随机阅读TODAY'S FOCUS